宣恩文史
当前位置: 首页 > 宣恩文史 > 正文 内容
《宣恩往事》选登—实现共和

宣恩政协网2021/10/23 17:02:54 来源:本网

字体:

  

中国人民,从鸦片战争开始,直到民国,为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 资本主义所统治,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在宣恩,以地租和高利贷剥 削十分突出。
清代末期,宣恩的地租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地主的土地,事先约定按亩 交租。到秋收,不管年成丰歉,如数按约交齐。一种是不论丰歉,到秋收, 按收获的四六、或对半分成。即地主四成,农民六成。这种形式较为普遍。
到民国,剥削更重,由对半变成到四六分成,农民成为“搭斗竖,嘴巴住”, 或者是“做到八月,吃到腊月”的赤贫。
高利贷,是“钱加五、谷加三”、“卖青苗”,或者“八斗九年三十石,儿 子儿孙还不完”。(参见《金融·私人借贷》)
另一剥削利器,是度、量、衡在民间的随意性特别严重。度,是计量长
短的标准,有丈、尺、寸等。宣恩的度器主要是尺,尺有裁(缝)尺、95 尺、 98 尺、鲁班尺(即木匠用的尺)裁尺比市尺还足。
量,是计量多少的器具,如石、斗、升、合等,宣恩的量器虽是十进制,
而单位重量,极不一致。大米一升有 4 斤的、4.5 斤的、5 斤的。包谷一升有 5 斤的、5.5 斤的、6 斤的。大米、包谷,有的堆尖为一升,有的推平为一升。
斗,不论方斗、圆斗、抬斗,同样有梭斗、平斗(即堆尖和堆平)。
衡器中的秤,有新秤、老秤、小秤、大秤、截半秤、内广五、外广五、 加三秤、滚龙秤、水银秤等多种。新秤即市秤,每斤合老秤 13.8 两。小秤就 是 16 两制老秤,大秤是按老秤的 18 两、或 20 两算一斤。截半秤是 150 斤算 100 斤。内广五、加三、外广五,分别是 95、103、105,算 100 斤。滚龙秤, 是订有轻重不同的 9 条龙,由剥削者任选其一。水银秤是将秤杆镂空,内 灌水银,支点做成活塞。秤尾抬高,水银流入重点;秤头昂起,水银流 入力点,其所称物品大不一样,这是一种看不见的杀人利器。
农民就是被上述众多利器所伤,过着“辣子当盐,合渣过年”“蓑衣遮风, 壳叶御寒”的生活。当“地主吃的鱼和肉,穷人吃的菜糊糊”的时候,一些 忠厚老实的穷人,唯一的希望,只有挖蕨度日。但也有些“疲家人”开始了 小型反抗,即“吃大户”“打黑棒”。(见《军事》章中的反战乱反剥削) 民国建立之后,一些以北洋军阀为首的窃国小丑,为了个人私利,进行 自我表演,落得个遗臭万年的结果。
北伐胜利后,蒋汪为首的政治集团,抛弃孙中山的治国理念,一心想扑 灭穷人黑夜中的明灯——中国共产党。在两军对决中,中国工农红军,经过 五次反围剿和二万五千里长征后,胜利到达陕北。
日寇侵华,全民奋起,一致抗日,而蒋介石始终不忘消灭共产党。到处 布满特务,监视共产党的活动,滥捕滥杀。在基层抓兵拉夫,民无宁日。
于是,宣恩县城、沙道沟街上、宣中校内,出现《古怪歌》:“往日 古怪少,如今古怪多,板凳爬上墙,灯草打破锅,去时看见牛生蛋,转 来看见马长角,风吹岩头滚上坡”等讽刺影射性的传单。
民国 31 年(1942)严重干旱,宣恩各地一片焦土,新安饥民在夺取 公粮时。杨高成被乡公所乡丁当场开枪打死。
民国 34 年(1945)8 月 15 日,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无条件投降,宣恩人 民与全国人民一样,无不沉浸于欢乐之中。人人都希望从此有个和平安宁的 环境。可是重庆谈判的《双十协定》成为废纸,国共内战再起。
这时,国民党对所属部队,进行大整编,将其非嫡系、行伍出身的“大 老粗”,而且都是能征惯战的基层军官整垮。加上乡保腐化,更胜于前。于是, 又出现“此路走不通,去找毛泽东”“此路打不开,去找瞿伯阶”的议论和 口号。
过去,是蛮子惹了祸,出不了头,才投向瞿伯阶,而今,是大量失 业的知识分子,和被编垮的基层军官奔向瞿伯阶。
民国 36 年(1947),国民政府主席、武汉行辕、行政院、国防部都曾明 令禁止捉拿捆绑、买卖壮丁,而地方乡保,以此敛财,我行我素。于是,南 半县有的青年,三三五五地遁至辽叶与鹤峰交界的秦家大山,平时开荒种地, 一旦有抓兵的乡丁前往,他们就利用有利地形,将其消灭。
三年解放战争,在全国人民大力支持下,解放军英勇拼搏,终于在民国 38 年(1949)10 月 1 日在北京建立了一个崭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
11 月 10 日中午,解放了宣恩,建立了宣恩县人民政府。14 日在宣恩境 内的宋希濂部,被全部消灭。


上一篇:宣恩新闻网:《宣恩县传统村落》出版发行

下一篇:《宣恩往事》选登—废除帝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