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恩文史
当前位置: 首页 > 宣恩文史 > 正文 内容
《宣恩往事》选登—改土归流

宣恩政协网2021/10/08 17:02:52 来源:本网

字体:

  

元明以来,土司制度的实施,使贡、酉二域的土司上层,权力增大,私 欲膨胀、腐败兹生,土民对其首领绝对服从的思想,日趋淡化,向心力日益 疏远。从一些传统民歌,反映出当时的社会现状。“土家有个土皇帝,土司皇 帝不讲理,穷人娶媳他先睡,谁个能忍这口气。”“土司本是土家人,黑了肝 肠烂了心,土家田里种五谷,他吃五谷专害人。”这是土家人心目中的土 司上层。
很早就定居这里的苗民,和以后断断续续流入这里的客家(多系汉民及 其他少数民族),对土司爷更是恨之入骨。因为“苗家客家是娘养,两手两脚 一个样,千年田土一起开,赶我上山为哪桩。”这样的现实,便给改土归流, 提供了有利条件。
改土归流,是明清两代在少数民族地区废除世袭的土官,改由中央任命 外藉流官来统治的政治措施,目的便是中央集权。最先是贵州的思州、思南 两宣抚司叛明,永乐发兵讨平后,改为思州、思南两府,直接归贵州布政使 司管辖,收效良好。
清雍正时,云贵总督鄂尔泰,在两省土司地区大力推行与汉族相同的政 治制度。如丈量土地、征收赋税、查造户口、组织乡勇等等。取得可喜成绩。
于是,向中央建议,在全国推广,名为改土归流。深得雍正嘉许。
这时,在鄂西进行改土归流的条件已经具备。土司制度已经遭到土民的 反对。农奴主对农奴严厉的控制,无情的剥削,土司对土民残酷的压迫,频 繁的征调等,已经压得土民喘不过气来,迫切需要进行改革。
二是从清政府来讲,“康乾盛世”已经到来,国力已经强盛,“国中之国” 再不允许在鄂西存在,只有由中央派来的流官,才是最可靠的基础,也是真 正的统一。
于是,便在鄂西进行分批次改土归流。其改流办法,是以强大的军事优 势为后盾,采取拟罪改流和自请归流,两种方法同时并行。
雍正十三年(1735),鄂西各地也进行改土归流。施南土司覃禹鼎,以“淫 恶抗提”之罪,东乡土司覃寿春之子覃楚昭,以“得罪正罚”之罪,忠建土 司田兴爵,以“横暴不法侵龙山”之罪,进行“拟罪改流”。
在强大的军事和政治压力下,忠峒、高罗、木册等土司就“自愿呈请改 流”。中央政府也本着偿罚分明的原则,将忠峒土司田光祖,派到江夏(武昌) 任世袭千总。高罗土司田昭,派到汉阳任世袭千总,木册土司田应鼎,派到 孝感任世袭千总。
改土归流,废司为里,合里为县。将施南、东乡、高罗、忠峒、忠建、 木册六土司,以及未被中央敕封的石虎土司,一并废除,改为 7 里 25 甲,合 为一县,由皇上钦定宣恩县名。派流官汉军正蓝旗监生陈寀,为首任知县,
属施南府所领。
改土归流后,废除“汉不入峒,蛮不出境”的“禁越”政策,实行广为 招徕,经济优惠的政策,也使几千年的封建农奴制度彻底废除。人民的生产、 生活,获得较大的自由。峒汉之间的禁锢得到彻底解除,经济、文化得到充 分交流,中央也获得各界的拥护,从而加强了对宣恩的进一步统治。


下一篇:《宣恩往事》选登—土司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