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恩文史
当前位置: 首页 > 宣恩文史 > 正文 内容
《宣恩往事》选登—生产习俗

宣恩政协网2021/07/27 16:15:16 来源:本网

字体:

  

因自然条件不同,而形成的习尚叫风,由社会环境不同,而形成的习尚 叫俗。经过不断实践而固定下来,相沿积久,成为自然风尚,就是习惯。
自古以来,宣恩人民随着自然条件和社会环境的反复实践,便形成独有的 风俗习惯。历代王朝的统治者,对这些习俗视为“俗尚朴野”,如《施南府志》 说“施南司地,好入山,不乐平旷,布衣徒跣,或椎髻,或剪发,妇珥重环, 俗嗜暴悍,好寇贼”。特别是男女混杂,对歌觅侣,被认为“有伤风化”。不 过因鞭长莫及,也无暇环顾。 改土归流后,清廷明文禁止土著的一切“恶习”。对外地的客民,广为招 徕,使本地土家与之汉化。并以兴办学校、广修庙宇、宣讲圣谕等措施,来 立善风、扬善声,以人治、神治相结合,从心理上征服蛮民,促进宣恩移风 易俗。
可是招来的客民,并非概系汉人,而是所谓蛮民更多,以致形成宣恩的“十 里不同风,五里不同俗”的现状。这些现状中的某些风俗习惯,现在看来, 当然可笑,而在当时,并非奇特。因为各个民族,都是从这路上走到现在的。 现在,宣恩的习俗,无论是生产生活、婚丧寿诞、节日喜忌等等,是有同 有异,或同异相参。如果以某习俗属某民族,某习俗不属某民族,谁也说不 清楚,倘按民族分述,就有失偏颇,很不客观。其有别者,还是高山和平坝, 县南和县北。即使按地区记述,也不一定高山有的低山也有,县南无的县北 也无。

生产习俗,可分两个方面,一个是手工业生产中所出现的习俗,一个是农业生产中所出现的习俗,兹分述于下:

一 手工业生产

手工业匠人在给主东做上门工时,念念不忘的是师父,其习俗有二,一 是醮师父,二是祭鲁班。醮师父,是吃饭时,先把筷子往酒杯或饭碗上一搁, 默念“师父,请吃饭”(如果师父健在,就醮师祖)约一分钟后,自己才进行 吃喝,以示不忘师恩。
鲁班,是春秋时鲁国的高级工匠。他曾创造攻城云梯、推粉石磨及大量 木作工具。为后代众多手艺人共同尊崇的祖师爷。故凡是重大工程竣工时, 都兴进行祭鲁班的仪式。祭鲁班也有两种不同的结果。
如木匠建造房屋,在排扇的这天晚上,就进行祭祀。由屋主备办斋粑豆 腐、雄鸡酒肉、香纸蜡烛等物,并沐浴更衣,随主祭掌墨师作揖磕头,祈求 先师保佑,能顺利将屋立起。
第二天,是选择立屋的黄道吉日,众多木工和帮忙的,在掌墨师的带领 下,将屋扇立起后,还要进行上梁仪式。由善讲唱的木匠在梁上讲唱恭贺性 的《上梁词》,众亲友、帮忙的在下面齐声相和。赞和之后,还要撒粑粑于梁 下,众人争抢(参见居住习俗和口头文学中的修造贺词)。
这天,三党六亲都备办礼物,前来“担梁”,以表庆贺。主东则大摆筵席, 以宴众宾。
再如窑工烧窑,技艺高深,多由有经验的师父掌火。开火前,由窑主备 办雄鸡一只,三斤六两酒和“刀头”(肉),36 个糯米粑粑,10 斤黄豆的豆腐, 三尺六寸汗帕布等祭品,(祭后全归师父。)
可是,技艺差的师父,未掌握住火候,烧不出合格产品,便挖空心思, 造出一些令人信而不疑的谣言,使人上当受骗。经解谜后,原来是无知的窑 工,误解师训,将古籍中“焙烧之技,功在造窑,艺在火候”的关键词,理 解为“功在造谣”。如是,大造其谣以惑群众。
同时,功不到家,艺欠火候的师父,为了推卸责任,不得不进一步向窑 主造谣解释:“我是按师训进行烧制的,是东家老板得罪了哪个妖人,可能是 他用邪术破坏了烧窑,以致窑货欠佳。” 
二 农业生产

一年之始,元旦出行,首观云色,以占当年之丰歉。

备耕。开春备耕备肥,对耕牛进行复壮,每天给牛灌几个生鸡蛋,以壮其身,灌斤把酒,以温其体。

下秧。五戊逢社,下社秧,即早秧。清明下秧即中秧。早、中秧,适宜 低山平坝区。农谚说:“清明断雪,谷雨断霜”。如果下早了,容易烂秧。
俗话还说:“穷人莫听富人哄,桐子开花才下种。”这也是宣恩的农谚, 是说桐子开花之际,是下晚秧的最好季节。
栽秧。立夏小满,开始插秧,直到芒种打火夜插秧。插秧前,将发酵的 牛粪、猪粪、人大粪、菜枯粉、草皮肥等,进行拌合,再盛入秧盆,在大田 与秧苗一起点插,叫做栽裹秧,又叫栽盆盆秧。裹秧起苗转青、壮苗,比无 肥的白水秧长得快,是丰收的保证。
插秧之日,亲朋好友都来帮忙。抓住火候,一股作气地插完后,大宴一 顿,名为吃栽秧酒。这时,高山、二高山,先后进入烧畲、播种的紧张期。
四月初八,是牛王菩萨的寿诞。要置办供品,进行祭祀。同时,不论忙 闲与否,耕牛必须休息,还要用黄豆、粃谷煮牛饭,更要给它灌白酒和 生鸡蛋。
对已经老的耕牛,不杀不吃也不卖,任其老死后,葬于荒郊,并痛惜地 说:“这是一条还债的牛。”在土家人的影响下,其他客家农民,也形成爱牛 如宝,护牛似珠的习俗。
打锣鼓。高山地区,农民为抓季节、抢火候,集数十人换工交作。请歌 先生打锣鼓,以鼓舞士气。好事亲邻,每于日午,用鞭炮并饷以酒食,使耘 者愈力,谓之“挂鼓”(详见曲艺中的薅草锣鼓)。
迎神祈雨。盛夏季节,久旱无雨,平坝农民,心急如焚,用迎神祈雨以 自慰。其形式略同于迎城隍,只不过游行范围,多在旱情严重的田野或村寨。
有些地方,打醮祈雨。有的地方,视狗为神,抬狗求雨。倘遇久涝多雨之时, 无论大人小孩,均不准逗狗取乐,以免雨水更多。
玩草把龙。多在稻谷打胎壮浆的农闲之际,为求五谷丰登、国泰民安, 农民用稻草扎成身缠鲜蔓植物(龙灯草)的草把龙,由十数青壮年,在锣鼓 伴奏声中,赤搏舞之,名曰“玩清龙”(清平之意)。
各户门口,摆设香案,燃放鞭炮,并备置一桶凉水,朝舞龙者身上泼浇。
虽烈日酷暑,鞭炮袭人,舞龙者犹以为乐(参见舞蹈中玩龙舞狮)。
收获之际,挑老大身负重物,上坡如拉纤,下坡如射箭,背老二身背包 谷,三步两打杵(打杵是一种丁字形运输工具,走路当拐杖,休息撑背篓)。
“上五下七平十一”是揹老二走路的规矩,他们,虽汗流夹背,却面带桃花, 不时还哼唱几句山歌。由于他们劳动的欢乐,人们便编出一则小故事。说: 一日,玉帝升殿,令七位仙女去体察人间苦乐。仙女们领旨出殿,先在 南天门慧眼眺远,见下界景色美妙如画,随即按落云头,来到农村。看到、 听到的是,山歌幽雅,盘答如流。再到市坊,所见、所闻是,猜拳行令、争 闹不休。仙女们满载而归,缴旨说:“世上最快乐的莫过于庄稼汉,最痛苦的 是饮酒人。”玉帝不信,摇头说:“哪有此事。”众仙女七嘴八舌地说:“启禀 父皇,儿臣们遍察九州,发现城中的公子哥儿们,在筵席上,手执酒杯,瞇 着两眼,吮吸杯边,欲饮不饮,痛苦不堪,真是可怜。而农村的挑老大、揹 老二,肩负重物,连跑带跳,边唱边舞,好不快活,儿臣们看得一清二楚, 毫无半点虚言。”这一番“体察”,奏得满殿老臣们个个大笑。
农闲,有夏闲和冬闲。每到夏闲,男子于早晚管理农作,其余时间,或 上山采集野生资源,或下河进行撒网捕鱼,或在家进行手工编织。妇女则于 低吟轻哼的时调中,绩麻、纺纱,或做针线活。少儿,下河泅水、打水仗, 或在溪沟拾蚌、撮虾。
酉水流域,有些少儿,一手拿笆篓盖,一手执短钓竿,在浅滩上钓豇鳅。
先将卵石翻动,使成一个小窝,石上泥尘随水流下,豇鳅见到泥尘流水,便 奔驰小窝,饥不择食地争夺饵料。小钓者不停地往笆篓盖扯鱼,直到将窝里 的豇鳅扯完,这就是家住溪沟边小孩的乐趣。
再有一些大人,盛行“拉滩”,即钓者头带斗笠,身背鱼篮,站在浅滩, 以蛆为饵,手执钓竿,竿梢入水,手臂前后甩动,很快鱼便上钩,这叫“拉 滩”。有的渔翁,偏爱在深塘垂钓,叫做钓窝子鱼。
若是久旱水枯,人们将舂细发酵后的茶枯饼,或用生石灰碾细溶于水里 毒鱼,名叫“放闹”。鱼群吃到饼水,或石灰水,如醉如痴,活蹦乱跳,男女 老少,身背背篓,手执网兜和鱼叉,争先恐后地捞鱼。
到冬闲,平坝人围炉向火,谈天说地。高山和二高山,青年妇女,入山 采集山货,以备在集市换取日常之需。青年男子,有技术的,早晚放套,捕 获野兽。有胆量的,带着猎犬,集体围猎。尤其在大雪封山时,捕猎飞禽走 兽,如囊中取物。无论大小猎物,每获一头,枪手得一半,或三分之一,其 余由围猎者均分,故有“上山打猎,人人有份”之说。


下一篇:《宣恩往事》选登—婚嫁习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