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恩文史
当前位置: 首页 > 宣恩文史 > 正文 内容
《宣恩往事》选登—节日与喜忌

宣恩政协网2021/08/26 16:15:10 来源:本网

字体:

  

一 节日习俗
(一)新年大节
新年大节,是全年中最热闹的节日。地道的、外来的、民族的、民间的, 各种文艺,汇集一时。
早为土、苗人们所接受,并已根深蒂固的玩龙舞狮、“人大戏”等汉文化, 已成春节期间的主要节目。一些恭贺性舞蹈、曲艺,不仅在城镇可以看到, 在农村也上门表演。
跳年,是土家族祭奠祖先的节日活动。从正月初三起,土家男女,艳装 参加,以摆手歌舞进行庆祝。
每到年节,娱神娱人的土家耍耍、苗家的灯节戏、侗家的地花灯,到处 都有表演。实际是大同小异,称法不同的男女双人舞。
侗家的闹年锣,从腊月三十日晚上起,一直打到元宵深夜。
小孩玩草把龙和装扮故事迎新春,是大人也乐意参与并予指导的节目。
青年女子的跳绳、踢毽、请七姑娘、扶乩等,也是最能放松身心的游乐 活动。
请七姑娘,是酉水流域,青年女子欢度新春的习俗之一。她们不安于闺 阃寂寞,约友好女伴数人在家,将少女坐定,口衔一根筷子,头盖布帕,用 点燃的熏香,在其鼻下晃动,并口中念念有词,待少女口流涎水,倦意浓极, 使其在懵然无知中,来回走动。善歌女子,轮流唱歌,歌声逾嘹亮,七姑娘 逾精神,如果歌声终止,她便停步,甚至倒地。
在她来回走动时,可不时叫她“鞠个躬”,“抹个拜拜”,七姑娘则依令 而行。直至大家兴尽,皆大欢悦,歌声一停,少女步止,将其背心拍击数掌, 七姑娘方为苏醒。其实,这只是一种催眠术的表演。
请七姑娘,与敬厕神和迎紫姑、扶乩,有些瓜葛。敬厕神,在宣恩有两 种不同的传说。一说厕神是姜太公,一说厕神是紫姑。
说是姜太公的普遍存在,表现于人们的猪楼柱上,都贴有红纸写的“姜 太公神位在此”的字条。以便过年敬神时,也要敬太公,求其保佑“六畜兴 旺”膘肥体壮。
姜太公如何成为厕神的呢?据传是他在封神时忘记了自己的神位,最后 无神位可封,只好屈居厕神,这是极大的捏造与误传。即使他斩将封神是真, 在他下山时,其师父师兄都说过,他是大富大贵之人,与仙无缘,与神更远。
他助武王伐纣,建有不朽功勋,被封于齐,成为齐国的始祖,有享不尽 的荣华富贵,怎么会贪念一个管理六畜的小小厕神?因此说,这是天大的谎 言,不足为信。
敬紫姑一说比较恰当,但在宣恩流传的又不多,苏轼在《子姑神记》中 曾说:紫姑姓何名媚,字丽卿,山东莱阳人,唐武则天年间,寿阳刺史李景 纳为小妾,为大夫人曹氏所嫉,在正月十五这天,被杀于厕所。何氏不服, 诉于玉帝,帝怜悯之,封为厕神,并“迎以扶乩”。
“扶乩”是“卜以问疑”的迷信活动,是将丁字木架由两个人各执一端, 于沙盘中请神写字,解人吉凶之疑。宣恩南边流行的请七姑娘,就类似迎紫 姑扶乩活动。据说七姑娘请来后,由有法术之人给他“开咽喉”,他就能讲述 他人的前世情况,故都热心于请七姑娘。

(二)传统节日

二月二,是土地神的诞辰,土家人都要煮“刀头”,或杀鸡祭祀。侗家这 天为祭祖节,是飞山公的生日。
春社。从立春后,第五个戊日称为春社。各族人民,都将嫩蒿舂细,拌 上腊肉丁、干豆腐颗、油豆腐颗、大米、糯米、野葱以及其他香料,用木甑 蒸熟,称为社饭。亲友互送或宴请,叫做过社。
三月三,是侗家赛歌节,也叫玩山节。青年男女,艳装参加,地点多在 晓关、覃家坪、卧西坪、桐子营、狮子关、板栗园、上洞坪、沙道沟、沙坪、 洗马坪等地集场,或有大庙的地方。
这天商贾齐集,兜售生意,观歌者人流如潮。未婚男女,以歌觅侣,有 问有答。相中之后,择山水优美之处幽会,并互赠情物。男方随即请人求婚。
清明节,是各族民众祭扫祖坟的节日。清明前一天,叫寒食节。据传春 秋时的介子推,因不恋官宦仕途而遁于绵山,晋文公爱其才,命人放火逼其 出山。结果介抱木焚死,文公遂定清明前一天为禁火寒食之日,故名寒食节。
迁来宣恩的汉人,将清明、寒食合二为一。他们置备香烛、酒肉,祭扫 祖坟,并挂楮钱(用白绵纸和五色纸做成)于坟上,谓之挂清。挂毕,将酒 肉置于地上,席地而饮,名叫寒食。
有些积德好善之家,于清明后三天挂孤坟,为断子绝孙和孤魂野鬼挂清。
四月初八,嫁毛虫。在农村有些地方,毛虫成灾,人们便用两条红纸, 按当年属相,写上“×年四月八,毛虫今日嫁,嫁出青山外,永不到我家。”
再将纸条贴在堂屋中柱上,认为只有把毛虫嫁出去,才不会爬进屋里来。
四月十八,也是土家人的牛王节。(参见农业生产习俗)
五月初五称小端午,十五称大端午。城乡各户,悬艾于门首,食粽子、 饮菖蒲酒、洒雄黄于房屋四周,以避蛇毒。点雄黄于小儿手心及额,以避时 疫。采百草药煎汤洗澡,可避疮疥。
县城、沙道沟、金陵寨等地,进行龙舟赛,四乡男女老少,都赶来争相 观看。胜者欢乐,败者不服,约定到 25 日这天,再决雌雄。
五月初五这天,又是苗家的“访情节”也叫情人节。未婚女婿,备礼至 岳家拜端午。情人以自绣的花荷包、花袜底、及事先备好的花纸扇、麻草鞋 (苧麻编成,用有色毛线扎成花钉于鞋头)等夏天用物互赠。
五月二十七,在县城举行迎城隍盛会。以半副銮驾规格,请城隍老爷乘 坐八人大轿,黄旗銮伞、金瓜钺斧、鸣锣开道,遍游全城。化装成小鬼、判 官、无常、夜叉的,前呼后拥。灯采故事,缓缓相随。百里之遥的商贩、农
民、戏班亦前来助兴。家家大门前,摆设香案,燃放鞭炮,夹道相迎。
六月六,是一个喜晴忌阴的节日,谚云:“六月初六晴,牛草吃不赢,六 月初六阴,牛草贵为金”。这天成为农民衡量年成丰歉的标准。同时“六月六, 晒红绸”也是各民族翻晒衣物的节日。
侗家称这天为晒谱节,将家谱进行翻晒。读书人也将图书进行暴晒。
土家人因土王覃厚这天遇难,是血染战袍之日,其子孙将遗传的战袍和 自己的衣物一同拿出来翻晒,故称晒袍节。
七月中元亡人节,也叫月半节。宣恩各族,都要接亡灵回家。从七月初 一起,将纸钱封包,写上祖先的称号名讳,以及孝名、献包数量,供于神龛 之下,早晚烧香,餐前醮饭。俗谓“年小月半大,亡人要回家”。
到十二或十三这天,凡嫁出的女子,无论老少,也都要接回娘家,祭祖 后,共食月半饭。到晚上,烧钱化纸,燃放鞭炮,送祖先归阴。
七月十二这天,椿木营一带进行“女儿会”, 卧西坪一带要赶“娃娃场”, 土、苗、侗、汉各族,身着各自艳装,集会赛歌。虽称女儿会,实则男女老 幼、工农商贾,也都参加,虽名娃娃场,实际带领婴幼儿童,进行物资交流 的大人更多。
月半节,是一年一度,特准亡人阴魂回家半个月的日子。
既称月半节,为什么只到十三就离开呢?因为这期间,还有一个“目连 救母”的盂兰盛会,亡人们也想趁这特准之期去观看大会。
于是,民间有一部分无知之辈,把它说成是赶“渔郎大会”。
八月十五中秋节。城乡人们,于皓月当空之际,摆设香案、月饼、石榴、 胡桃、或枣梨等供品,焚香礼拜后,全家团聚,边吃边谈。文学之士,则伴 以诗酒,对月抒怀。
北半县各地,对鲜于子嗣者,有摸秋送子之俗。既叫摸秋,自然是窃取, 既是送子,当然是积德,故种瓜人也不吝啬。
即在八月十五这天晚上,窃取他人菜园南瓜,束以红绫大花,吹吹打打, 抬于缺子之家。因“南、男”谐音,取生男之义。缺子主东,则酬以酒食。
倘遇凑巧,果真次年生男,又必大宴亲友,对送子之人谢之再三。
九月初九,为重阳,十九为大重阳,是读书人登高的节日。他们携 带酒肉食品,登高野炊,相互吟诗作对,饱览自然风光,其乐无穷。
每到十月小阳春,小康之家便开始晒阴米子,准备过年之需。到腊月中、 下旬,便开始打糍粑、做甜酒( 醪糟)、烫豆皮、炒阴米、办年货,为的是 要过一个闹热年。这一段,是全年最忙的日子,故曰忙年。
杀猪宰羊,修洗干净,抬往庙里,敬神献牲,然后祭祀祖先,叫做“祭年”。
土家人的过年猪,修洗干净后要藏在门后,盖上蓑衣,以防人看见。
腊月二十三打扬尘,送灶神上天。二十四过小年。三十白天,贴春联、 门神,连牛栏猪圈,也贴上“姜太公在此”“六畜兴旺”等红纸条。
蒸年饭宜多,叫“隔年饭”,或“压甄饭”,要求吃到元宵。实际一般只 能吃两三天就要再煮新鲜饭。这时,必须留一小杯隔年饭供在神龛上,直放 到元宵送年时再倒掉,表示有吃有剩。
腊月三十过大年,也就是全国各族共过的汉年,但是宣恩的土家兴过“赶 年”,侗民兴过“重年”,苗家兴按月建推“苗年”。也就是说一年要过两个年。
其来历是:
过赶年,据说是明嘉靖年间,土家族奉调征倭,倭寇认为,中国人特别 重视过年,不会对他们发动进攻,便放松警惕。谁知土家人,在团年的头一 天就提前过年,在真正过年的这天,给来犯之倭寇,以致命之打击。后来, 为永久性纪念,就以每年的腊月二十八(月小)、二十九(月大)过年,名叫 赶年。
过重年,是侗族祖先,为逃避兵灾,一早就随便吃点菜叶稀饭,急忙将 腊肉大米、糯米、绿豆等物,倒在一起,背起就逃。直到甩开追兵,才将这 些混在一起的粮食用来煮饭,这些饭,称为合米饭。此后,侗族的子孙,才 有一天过两个食物有别的年,叫重年。
过苗年,是苗家人从正月初一这天,按日建地支推算,宣恩的龙、冯两 姓推到“午”,石姓推到“子”,就过苗年。
团年后,亲友往来揖拜,叫“辞年”,各自到祖坟前祭奠,叫“送亮”, 再祭祖先,叫“烧年纸”。傍晚,在山野坟墓、河岸路旁、房前屋后,到处都 是烛光熠熠,灯火通明,这叫“放路烛”。各家火炕,也是烈火熊熊,全家老 少,围炉向火。正所谓“三十夜的火,十五夜的灯”,表现出无比的兴旺气象。
全家长幼,围炉畅谈,伴火待旦,名曰“守岁”。长辈要给儿童“压岁钱”, 守至亥末子初交节之时,城镇、农村家家户户,鞭炮齐鸣,烟花漫天,正所 谓“闹闹热热迎新年”。
二 喜忌习俗
喜与忌是相对的,有喜必有忌。宣恩是多民族组成的县,因各自思想认 识的不同,故有忌说的话、忌见的物、忌作的事。由于相互交往、通婚,相 互影响、效法,禁忌的人,不是越来越多,就是越来越少。因此,不能说某 种喜忌,某民族有,或某民族无。
古云:“正月忌头,腊月忌尾。”是说正月和腊月的头、尾半个月,忌讳 特别多。不准讲不吉利的话,不准小孩打闹啼哭、不准谈妖魔鬼怪。三十夜 要洗澡,将晦气洗掉。团年时不准泡汤或喝汤。

正月初一至初三,洗脸水要倒在“聚宝盆”里,叫银水不外泼。

正月的头、二、三戊禁动土,连扫地也不准。

早饭前,不准讲蛇、虎、鬼、妖等物,否则,认为“口快”。也不能向人 借针,认为尖嘴会与人吵架。夜晚不准打口哨,认为口哨是招鬼之根。因为 巫师在为人驱邪时,往往用口哨召唤阴兵阴将和鬼妖。
夜老鸦、猫头鹰、狐狸、干狗等叫声,会给人以毛骨悚然之感,认为是 鬼魂附着这些禽兽而叫,对人不利。
睡在床上,首次听到雷声或阳雀叫,要自动翻一个身,表示振奋起来。
雀鸟屎落在人的身上,认为要“背时”。
老鸦是不吉祥的动物,最忌其叫。俗云:“斑鸠叫要天晴,老鸦叫要死人。”
常言道:“三月三,蛇出山,九月九,蛇钻土。”如果在非时令看到,是 反常现象,于人不利。
如果在当令期间,见到“蛇相晤”(交尾)也最为大忌,认为“不死也要 脱一层皮”。
尝新节这天,喜鱼忌鸡及苦味食物。因“有鱼”音类“有余”,“鸡、苦”, 谐音“饥、苦”。
亡人节期间,凡进屋的虫、蛇、雀鸟等动物,认为是亡灵附其身, 前来要钱的,不能打,只能烧点纸钱,将其慢慢地赶出门外。
无论男女,不能踩别人或自家火炉的三脚。
不能打别人的狗。打狗,有“打狗欺主”之嫌,更何况苗族有敬狗之俗。
侗族黄姓不吃秧鸡和黄鳝。据说是逃避敌人追兵时,是秧鸡、黄鳝 救的命。
苗家吃火烧粑粑不能拍灰,
苗家忌吃狗肉有两说,一说是图腾崇拜,一说是洪水滔天后,狗尾巴上 带有几粒谷种,他们将其继续繁殖,才有饭吃。
苗家也忌吃蛇肉,因蛇是冷血动物,吃它后不能上神龛。然而,也有的 苗家喜吃蛇肉,甚至还吃“五香虫”(俗称打屁虫)。人们称这种苗人为 “生苗”。
火炕的柴尾巴一方,苗家叫“坊告”,是供奉祖先的地方,任何人无资格 坐此。
而侗家认为这方是妇女炊膳之处,若有人坐了这方,是对主人的不敬。
苗家女子,结婚后三日不同床。侗家女子,新婚三日不吃婆家饭,以免 怄气。
忌日,在人们思想中,普遍存在。即已经死去的祖先,或父母,在过生 的这天,叫“生忌”,去世的这天叫“忌辰”。因为他们的死去,是晚辈的悲 伤,凡逢他们的生日和死日,都要忌欢乐。还要备酒菜,进行祭奠,表 达哀思。
如侗族在六月十九这天为飞山公杨再思的生忌,十月二十六这天为忌辰。
卧室的床铺,只能按房屋的朝向横置,不能竖开。新人床只能由儿孙满 堂,而且是由童子婚姻、白头偕老的长者,进行双双“铺床”。
铺床后,“四眼人”(怀有身孕的人)、再婚人、孤寡人不能坐床。若有不 懂规矩、不自觉的人坐了,必遭众人谴责。
夫妻双方作客,不能在亲友家同宿。俗话说:“宁可借屋停丧,不可借屋 同房”。即使亲生女儿回家,也不能与女婿同宿一室,如需长住,要先供上婆 家的祖宗神位方可。
胎儿出生后,第一个到家的外姓人,叫“踩生”。俗言:“男踩男生,四 脚长伸”,这是死的兆头。有的则自圆其说:“男踩女生,发子发孙”,就是说 男踩女生,兆头好。
婴儿在夜晚,不能抱出户外,若必须外出,得先请会“取嚇”(也叫 “收嚇”)的先生,默念几句“取嚇”的歌诀之后,才能抱出。若一时没 有“取嚇”先生,就用锅墨烟在婴儿的额头,划个“十字”,方可抱出。
婴儿夜啼不止,用红纸写上“天皇皇,地皇皇,我家有个夜哭郎, 君子过路念一遍,一夜睡到大天亮”。贴在十字路口,让人默念。
小儿穿的衣裳,不能在月光下晾晒,认为月光照射后,长大成人会手脚 不干净(即当小偷)。
胎儿首次剃的头发,不能乱扔,要将其包好,悄悄地丢在铁匠炉里烧掉。
认为在“八卦炉”锻炼后,小儿易养成人。
如果被铁匠看到,他又会认为“胎气”污染其炉,会影响他的生意。故 胎发只能偷偷地丢入炉中。
婴幼时期,须剃光头,顽童时期,男蓄方形囟门发,女蓄羊角桃形发。
正月和七月的中元前半个月,婴幼儿禁剃头发,成人不在此例。
妇女不能坐大门坎,不能脚踩灶门。认为大门坎边有屋檐童子把守,灶 上有司命菩萨,妇女是经常不洁之身,有污神灵。
如果是产妇,就更不能进出堂屋,不能上灶做饭,只能成天坐在房内, 待满月后才能出来,所以叫“坐月”。

年轻人忌 36 岁,农民忌披蓑衣进屋。

客死于外的“冷尸”,不能进屋,只能在外另搭“丧棚”,进行超度。
公公在儿媳面前,兄长在弟媳面前,不能随便开玩笑。否则,旁人会讥 之为“烧火佬”。
给老年人备用的寿木(棺材),只能横放或倒置。倒置就是脚朝内,头朝 外,以别于装有死人的棺材。
死人入棺时,忌铜、铁等物带入棺内,否则,认为于子孙不利。
死人脚前点的“脚灯”,要日夜专人守候,不让熄灭。也不能让猫去到灵 堂,做法事时,更要忌猫叫。
死人发丧时,众人手抬柩底,扶柩而出。三五个妇女(多为媳妇领头)
手执扫帚,将灵堂内所烧香纸等物,一齐扫除门外,表示一切瘟疫都随 之扫除。
死人下葬时,送丧人要站远一点,以免将自己影身榨在棺下。否则,于 己不利。
平时,不准欺天骂地、呵风骂雨、诅咒神灵,否则,会遭“天愆”。
凡逢看得见的日蚀或月蚀,叫“天狗吃日”或“天狗吃月”。在民间,流 传二郎神杨戬的哮天犬吃日、吃月的故事。这时,家家燃放鞭炮、燃烛烧香、
紧敲锣鼓,直到蚀过方停。人们的心情才从紧张中解脱,认为是从天狗的口 里救出了月亮或太阳。


下一篇:《宣恩往事》选登—生育与寿诞